楚唯

“我想大概是雪把我冻在了那里。”



本命露中。
高一长弧。

【薛晓】八年荣枯(下)

★小甜饼。
★文渣慎,ooc预警
★第一次完结撒花。
★七夕快乐♪٩(´ω`)و♪

【柒】
薛洋又去砸店的时候遇到金家人。太尴尬了那个场面,那三名金家客卿其实只有一个年岁稍长的人认出了他,另外两名年纪轻,面容看着稚气浮躁。
年纪长的经过那个不幸被砸的店门口时一眼睨见了知道薛洋的人都会印象深刻的脸,当场就直愣愣的拽住年龄轻的两少年、自以为不显山露水的指着看薛洋,低语了几句,那两少年脸当时就白了。
薛洋只当不知。他肩上扛着降灾腰上别着霜华,大摇大摆走出来,不动声色往义城去。
那三名金家客卿远远近近的跟着。
一直走到义城城门口,大雾开始弥漫,三人终于意识到危险蝉伏欲动。只可惜晚了。
他们重又听见当年少年在金...

【薛晓】八年荣枯(中)

★小甜饼。
★文渣慎,ooc预警
★上篇才写到第三年我就知道要分上中下了

【肆】
新店的苹果树种颇顽强,熬过了两个年头,第四年还蔫掉了。薛洋能让死尸站起来,却没那个本事养活一棵树。
薛洋有点发毛了,非常易燃易爆,所幸全义城的人都被薛洋杀透了,一个人不能再死两次了。

——
薛洋还记得自己雕过玉兔形状的苹果,阿箐第一次吃也喜欢,晓星尘就吃了一个兔子耳朵,剩下的都留给阿箐了。
晓星尘第一次吃过一整只兔子苹果还是生病了嘴里没味吃下去的。
有一年义城出了传染病,染了病的人如果得不到及时医治可能会高烧而亡,但是传染性不高,体质好的人一般没啥事。像薛洋从小打架到大,非常抗揍,身子骨极其好;阿箐在外面野了这么多年,什么都见识过...

【薛晓】八年荣枯(上)

★小甜饼。
★文渣慎,ooc预警

【壹】
薛洋守在棺前啃了八年的苹果,晓星尘就动了根头发。
薛洋发过誓他这辈子绝对不要出门买菜了。他曾听过夷陵老祖魏无羡在乱葬岗的死人土里种萝卜种土豆,不也是无病无灾活蹦乱跳了好久;就算最后被四大世家围剿死的尸骨无存,薛洋也不觉得是魏无羡是吃倒了肚子胃痛才不敌这四家伐战。
于是在晓星尘死的第一年,薛洋在他们以前戏过水的湖边种了一棵苹果树。

当初薛洋伤好的差不多了,晓星尘带着薛洋和阿箐出门散步。他们逛的有点远。路过这湖边时薛洋随口说这湖真特么清,晓星尘是个真瞎子,假瞎子阿箐当时可能早就蠢蠢欲动了,但依然戏特别足的揪着晓星尘的袖子不走,直嚷嚷说在哪呢在哪呢,我早就想洗手了。
薛洋...

作家编一个故事就像将一个可笑的自以为是的谎言圆得瞒天过海、欺世妄为。一个人架起的舞台剧唯自己最沉沦。

演员饰演一个角色会倾听心腔里一个或数个人格狂笑亦哭嚎,将自己的身体完全交由另一个人支配。精分得越彻底、便越成功。

画家绘一纸画是以自己的血为颜料、指骨为笔的代价做成。不管是否感到鲜血淋漓的撕心裂肺,还是麻木到习惯疼痛,凡失血至多者,世人追趋逐耆。

但他们的精神世界多么有趣,成为一个疯子也要有从「外世界」踏入「里世界」的觉悟。


我那样羡慕他们。

而我也并不是一个好的说谎者。

【米英/露中】我和我的侦探先生.Ⅱ

前文:Ⅰ.


。华生米&福尔摩斯英,沙.俄贵族露&作曲家耀

。第二章重码重发(这是2.0版本(所以文透是假的大家别看了
。跪求lof爸爸不屏不封
。去吧露西亚!到你的BGM了!
。想写一对情商双高一弯一直最后都变成钢铁弯管的故事(。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01
我曾经见过很多委托人或狂霸屌天或矫情华丽或凄惨哀绝的出场。
有过哭花了妆的美丽女士一进门就扑到亚瑟怀里痛哭,把眼泪鼻涕全抹在患有严重洁癖的侦探笔挺西装上;有过轻微社交恐惧症的清秀男生,坐在椅子上三个小时还没有整理好语言告诉我们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有过黎明时分用锲而不舍的敲门声将我们从一夜未睡的被窝里喊起来的管家,却...

【米英/露中】我和我的侦探先生.Ⅰ

。华生米&福尔摩斯英,沙.俄贵族露&作曲家耀
。故事主线是露委托侦探英寻找订婚前夕出逃的耀,从而引发一系列惨剧(bushi
。试笔,不久重修重发。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00
“亚蒂。”我摊开报纸时说道。
他将烟斗在桌上重敲了两下,抖出烟草细屑,极不耐烦的快速瞥了我一眼,以谴责我在今天早上第三次打断了他的演绎。

我知道他在忙什么。
今天那个在黎明破晓之际,将整夜与伦.敦地下黑恶势斗争而睡眠严重不足的我们任性叫醒的委托人,在正常情况下这一定会被亚瑟用枪指逼出贝.克.街,附上我在历次打斗中脱颖而出的身手友好相送。不正常情况便是几个小时之前,因为那个委托人的管家递上本票的...

© 楚唯 | Powered by LOFTER